Top nav

Sheep looks through the bars of cage

物种偏见

aepic28在我们生存的世界里存在许多不同类型的歧视。歧视发生于某人被给予相对于其他人较少的道德考量时,或是由于不合理的理由相对于其他人被较恶劣地对待时。例如,针对某人性别,皮肤颜色,性取向,以及其他很多原因而存在的歧视。

 

歧视是不合理的差别道德考量

当我们给予某人道德考量时,这仅仅意味着我们考虑到他们将会怎样被我们的行动或疏漏,态度或决策而影响。道德考量不仅仅需要被投射于有感情的(有知觉性的)生物上。尽管广义上的道德考量仅被授予有知觉性的生命体,有人还是给予一些事物比如生态系统或者物种等以道德考量。我们能够,并且做到了给予某些生命体相较于其他生命体更多或更少的道德考量。而物种偏见则是基于一些不合理的理由给予有知觉性的生命体不一致的道德考量。

 

歧视和剥削

那些被歧视者通常也是被剥削者。你有可能在对待他人很好但仍然歧视他们。然而,歧视是指我们专断地对待某些人不如另些人好,因此也就是出于不公平的理由,比如皮肤颜色或者性别。

物种偏见是一种歧视形式-针对不属于某种物种的动物的歧视。在大多数的人类社会中,针对其他物种动物的歧视完全普遍。 歧视的方式和严重程度在各地差别很大,某些动物在某些地方比在其他地方遭到更恶劣的对待。例如,狗,奶牛,和海豚就在某些社会被区别对待。大多数社会有一项共通点,那就是他们都以一些非常具伤害性的方式对至少部分物种的动物进行歧视。

物种偏见的歧视太普遍了,除非在某些情况下歧视的类型或者程度不同寻常,大多数人则不考虑去质疑它。 这导致,人类在日常生活的过程中剥削非人类的动物,将它们当作资源。 这种情况有多种发生形式。非人类的动物被做成食物,制作衣服,被折磨和屠杀以提供娱乐,被剥削劳力,被饲养屠宰然后将它们的身体用作化妆品或其他商品的原材料。他们,实质上,是奴隶。

即使动物们没有被剥削,他们仍然由于没有被严肃考虑而受到歧视。人们针对动物们存在各种不同的态度。有些人完全不尊重动物。一小部分人对于动物被对待的方式毫不关心,甚至当动物们被毫无意义地折磨时也如此。代表此观点的一个不太极端的版本表现为,人们反对以一些不寻常的方式或纯粹寻乐的目的而折磨动物,但当他们只要能够从对待动物的某些方式中获利时,他们对动物的痛苦就不那么介意。

另一些人对待动物持有部分尊重,但仍然歧视它们,并且只因它们不是人类种族的成员就专断地以较恶劣的方式对待它们。这同样可从种族主义者的态度中观察到:他可以反对人类的奴隶制,而本身却是种族主义者。

普遍被认同的观点是只有人类才值得完全的道德考量。通常,如果伤害动物可以给人们带来某些收益-无论这收益有多小,则就被认为是可以接受的。而即使帮助有需要的人被认为是做好事,然而当非人类动物需要帮助时,他们通常转身而去任他们自生自灭。这尤其发生在非人类动物生活在自然界时。

人们无需通过憎恨或者试图伤害某人的方式来歧视他人,也无需有虐待狂的性格倾向。针对非人类动物的歧视仅仅在于我们不把对它们的行为而导致的伤害或福利当回事,而我们通常会顾及此类对于人类的伤害或福利。另外,某些动物不是相较于人类,而是相较于其他非人类动物更遭受歧视。例如,即使在比较不受尊重的动物会受到伤害的情况下,我们也会选择尊重狗比尊重猪更多,或者尊重哺乳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多。 例如,我们可以拒绝食用狗或者猫(而这在某些国家是被允许的行为),但却接受食用,比如,鸡肉或者鱼肉。这依然是物种偏见歧视的一种形式,因为不论属于哪个物种,所有有知觉性的动物都有不被伤害的权益。

不被察觉的物种偏见的一种普遍形式是歧视小型动物。通常,我们心理倾向较少关注微小动物。许多人认为一匹马比,例如,一只老鼠,更值得关注,仅仅因为他们身体尺寸的差异。我们倾向性地认为更小的动物会有更低的感知力,而这并不是必然的。

 

我们可以为物种偏见辩护吗?

目前,种族主义者和性别歧视者仍然有各自的捍卫者。尽管,我们中的大多数拒绝这些专断歧视的观点。问题是:我们怎能反对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而接受物种偏见呢?

仇外和种族主义者相对于其他人对于某些人有更多的同情。但这不能为他们的态度辩护。

另一些人宣称我们可以歧视其他动物是因为他们的智力不比人类智能。但这没有解释许多人并没有同等类型或者程度的智商。例如小孩或者智障人士,并没有我们通常想到的被认为是“人类智能”的智力。幸运的是,大部分人们反对根据这些理由歧视彼此。 但如果智力不能作为一种理由来辩护对待部分人更恶劣的行为, 那么它同样不能作为一种理由来辩护对待非人类动物较人类更恶劣的行为。

aepic29当涉及到尊重他人的时候,我们应该考量的是他们拥有正面或者负面经历的能力,比如享受、满足和痛苦。因此,如果非人类动物能经历到痛苦或者愉快,我们就应该尊重它们,并设法不去伤害它们。由于它们不属于我们这个物种,或者因为它们的智商没有接近我们智商的程度,就去否认它们值得的尊重,这是专断的歧视。如果我们是真正不偏不倚的,我们就将拒绝所有的歧视,包括基于物种的歧视。

为什么很大一部分人或忽略或护卫针对非人类动物的歧视呢?原因很简单。第一,我们从小就被教育其他物种的动物属于低等生物,不值得过多的关注。第二,我们从剥削非人类动物中获益,尤其是食用它们的身体和体液。因此,我们几乎没有动机去质疑这些观点。我们的理念让利用其他动物变得似乎可以接受,而从对它们的剥削中获得的利益又激励了我们的理念。接受其他动物更为低等的普遍看法,将其当作“明显”的事实,这样做对我们来说很便利。但这种观点是不合理的。


深度阅读:

Singer, P. (2005 [1975]) 动物解放, 青岛市: 青岛出版社.

Top 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