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horse walks in field with her child

物种重叠的论据

在反对物种偏见的论据的部分中,陈述了为忽视非人类动物辩护的多种方式。一种是宣称我们无需完全尊重非人类动物因为他们不具备某种能力。这些能力通常是智力的,或是智力相关的,比如驾驭语言和拥有责任的能力。

用来为忽视非人类动物辩护的另一种方式是宣称人类应该去尊重其他人类而不是动物,因为人类彼此间有种特殊的关系,而他们和其他动物间没有这样的关系,或者与其之间的关系有异于人类之间共有的关系。有人说,例如,人类爱其他的人类,或者彼此间有同情的纽带或团结的关系存在,但和其他动物间没有那种关系,因此可以歧视它们。在其他的情况下,这些关系被宣称为权力关系。就是说,人类比非人类动物更为强壮,因此可以凭借自身的意愿来忽视它们,而它们和其他人类有类似水平的权力,因此应该尊重彼此。

物种重叠的论据表明,这些主张不能证明人类应该以优越于其他动物的程度受到尊重,并建议此类主张必须被摒弃掉。

这些主张的前提和得出的结论可以以下几点而陈述:

(1)否定对那些失去部分智能或和他人特殊关系的个体们完全的道德考量是正当的。

(2)并不是所有的人类都有特定的智能或与他人的特殊关系。

(3)否定对那些失去部分智能或和他人的特殊关系的人类完全的道德考量是正当的。

如果我们接受此论据的两个前提,那就是(1)和(2),那么结论,也就是第(3)步,则是必定可接受的。因为第3步是由1和2逻辑地推断而出的。此论据的这个结论则是不可避免的。

我们必须也要注意此论据的第2个前提是确凿的。这是个很简单的事实,有些人不具备部分智能。即使大部分人们具备智能,可仍然有很多人并不具备。相同的,大部分人们拥有特殊的关系,比如爱或者团结精神。但也有和他人不存在此类关系的人。就像许多孤儿和老年人。如果质疑的是权力关系,也有许多人被奴役着。

所有这些表明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此论据的结论才可以避免:就是放弃第一个前提。就是说,我们必须摒弃这一观点:忽视那些并没有某种能力或者和我们及他人没有特殊关系的个体的利益是正当的。但这就很明显,意味着我们不能利用这个论据去歧视非人类动物。

此论据表明如果某人试图去为人类应该比其他动物更优越这个论点辩护,则不能通过宣称人类是唯一满足某些条件的种群,如果满足至少那些条件是我们可以证实的。当然,人类中心主义者的捍卫者们可能仍然想通过声称只有人类才能满足某些不可能证实的条件,以此为他们的观点辩护,但这个观点仍然可以被反对窃取观点的论据所反驳。

这样的结果就是,我们面临着以下的选择。我们能够接受那些没有以上所提的能力和关系的人应该被忽视或得到更少的关注。这意味着,非人类的动物和许多人类将不能得到完全的尊重。或者,我们可以拒绝,并宣称如果要获得完全的尊重,个体只需有利益,那就是说,个体仅需要有知觉。

物种重叠的论据通常被引用为“ 边缘案例的论据”。 但此名称是有歧义并且高度不准确的 (也不奇怪,因为这是种族偏见的人铸造的名词) 。名称暗示,不能满足以上条件的人群则为边缘化的人群。但他们不是。那些不能满足以上描述的能力或关系的人是完整的人类,而并不是一半的人,就像“边缘化”这个名词所暗示的。有许多人处于这样的情况中,所以他们的例子也不能被看成边缘化的。指出这一事实则更令人信服:不同物种间针对他们满足某些被尊重的条件有一个重叠,因此某物种的所有成员(例:人类)并且只有他们满足那些条件。

 

人类差异的论据

一种与上面相关联的,但又截然不同的论据,我们可以将其称作的人类差异的论据。这种论据主张如果智能与给予尊重相关,那么我们就必须接受个体获得尊重数量取决于他们的智能。

现在,如果这是事实的话,我们就一定会得出结论,有些人们比较其他人更值得尊重,没有人是平等地获得尊重的。有些人将比许多非人类动物获得的尊重还少(物种重叠的论据也表明如此)。

那么,那些拥有出色能力的人将较其他人获得更多的关注。这就意味着比如牛顿,爱因斯坦,亚里士多德,和李奥纳多.达.芬奇的利益将较其他人获得更多的关注和尊重。这种精英论很难被接受。

但这还不是全部。当我们从微观来看,如果两者有利益冲突,而其中一者有更强的认知能力,那么他们的利益将获胜。

此论据可阐述如下:

(1)对待有更高智能的个体较好是公正的。

(2)人类是有不同智能的。

(3)有更高智能的人应该被较好地对待。

(3’)有更低智能的人应该被较差地对待。

这和我们大多数人拥有的价值是相悖的。大多数人们相信所有的人类都应该被同等地尊重。但正如我们所见的,如果我们接受这一观点:非人类动物没有特定的智能,因此我们能够歧视它们,那这就是我们必须摒弃的。

不讨论智能,同样的论据可使用,我们保留着因为缺乏其他的能力(比如驾驭语言的能力,或尊重彼此的能力)因此非人类动物不应该获得尊重的观点,而对任何能力而言,人类都有高或低的区别,或根本没有这种能力。

因此,总而言之,那些认为基于它们的能力而区别对待非人类动物合法的人,不能够辩护平等对待人类。这看起来很难接受,至少对大多数人,而这也暗示我们应该改变我们的观点,拒绝否认完全道德考量非人类动物的论据。

你可以做些什么